设置

关灯

3.外挂

    “嘶!”苏从军迅速揉搓着被掐过的地方,气恼道“你干什么?掐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孙秀秀优雅的将额前的头发梳理到耳朵后面,淡然道“做戏做全套,我要在儿子面前保持慈母的形象,恶人当由你来做。”

    苏从军一下子就明白了那句‘你怎么可以对你儿子下迷药’那句的含义。

    当时惊为天人!

    “我靠,你心黑到这种地步了吗!”苏从军瞪大眼睛一脸的不敢置信“你这是把我套路的死死的,我光辉伟大的父亲形象被你击碎了,你赔我!”

    “呵!”孙秀秀冷笑。

    苏从军无力。

    等到苏从军将苏云抱回卧室,孙秀秀拿着一张A4纸放在了苏云的书桌上,拉着想要探究纸上是什么内容的苏从军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楼下,大包小包的行里被四人组装进了汽车,看着苏从军和孙秀秀后,下意识打量他们身后。

    “小小苏呢?”叶小婧疑惑道。


    “奥,苏云说他不适合去,主动放弃了这次机会。”苏从军笑着摆手道,言语中轻松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啊。”包同知不解“小小苏对这种场面可是极为热衷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。”杨楼附和道。

    华岳却一脸老实的站在一旁,他可不敢引起老师的不满,实验报告那种东西太磨人了。

    “老子说他不去就是不去,你要是不想去麻溜的滚。”苏从军气的破口大骂。他可不想提起这茬来。

    孙秀秀微笑着走到一旁,满脸的与我无关。

    “唰!”包同知二话不说直接拉开车门,弯腰恭谨道“老师请上车。”

    苏从军这才满意。

    就这样,小汽车嘟嘟嘟的离开了大学小区,奔向城市机场。

    ......... ...